由于缺氧,出现了头疼、恶心、欲吐,但是还是坚持下来

0 Comments

【编者按】

2020年春节假期,有一群 “逆行者”,放弃假期,放下家庭,逆行前往湖北,对抗疫情,守卫人民健康。由来自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云南省肿瘤医院、云南省老年病医院、云南省中医医院的137名医护人员共同组建的云南首批援鄂医疗队,于1月27日上午前往湖北开展医疗救援工作。2月4日,云南省援鄂医疗护理队出发。2月12日,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出发。

1月28日起,都市时报推出《援鄂日记》,和大家一起关注云南援鄂医疗队的工作日常,记录那些在临床一线为人民健康而战的医护人员故事。

2020年2月12日

放心吧 我们已安全抵达

2月12日午11:30,全体成员安全登机。两个半小时后,我们平安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走出机舱发现接机人员早已等候在那里。我们一下飞机之后,人手得到了一份《云南省第二批医疗队援助赤壁医疗救治工作的接待指南》包括所有的对接联系电话、生活物质保障、支援人员信息、乘车信息,驻地酒店房间分配等等……内容非常详细贴心。

医疗队员雷英在赤壁市人民医院病区入口

偌大的机场里除了我们只剩机场工作人员,机场内所有的商店门都关了,没想到第一次和武汉相遇,是这样的场景。一路上所有的医疗团队遇到,彼此的问候是:“你们是哪个医院?你们去哪个医院?”这一刻如此亲切,谁知道下一刻我们会不会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呢!

下午15:10,我们顺利坐上了前往支援地赤壁市的大巴车。坐在大巴车上,看着窗外,除了我们的医疗车队,路上再无其他车辆,心中五味杂陈。

17:45,我们顺利达到赤壁驻地――华美达广场酒店,酒店的志愿接待者带着我们到安排好的房间。进入房间放好随身物品,我开始房间的区域划分,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房间内关闭空调,开窗通风。志愿者给我们准备了晚餐,我们一人一间房,自己在房间里吃饭。

市一院医疗队在酒店进行行李消毒

19:30,经过简单用餐整理之后,我们所有的物资达到酒店,我们13人齐心合力清点所有转运过来的85件物资,发现有18件物资未能及时准确的送达,心中非常的担心。

22:40至23:00,我们每个楼层指定了一名战友进行公共区域的消毒打扫。23:20,我们各自回房间休息。

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雷英

2020年2月12日

丫头 乖乖等爸爸回家

日盼夜盼,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今天,我们,踏上了驰援湖北的征程。面对那边未知的疫情情况,我们内心都非常紧张……

闺女平时不是一个特别会表达情感的孩子,我也不是,所以当我临行前接过递给我那封信的时候,其实还是挺惊讶的。特别是她还一再强调让我到了湖北才能打开,我强压住内心的好奇心,把信揣到衣服口袋了,内心暖洋洋的。

王胤佳主任的家人

闺女很乖,也很坚强,我这次出征湖北,面对我她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每次在家里提起这个话题,她也都是鼓励我,说“爸爸,你好棒。”似乎一切都发生的那么云淡风轻,然后挥手告别。

医疗队即将出发

2月12日14:30,我们的飞机准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没来得及亲眼看看“生病”的武汉,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闺女写给我的那封信,信封俨然被我紧张的手心捏的有些湿热。

“爸,知道您要去湖北的时候,我既开心又难过……”当那几个歪歪扭扭却又无比熟悉的字体突然跳入眼里,我终于是没能忍住,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收拾好杂乱的思绪,我们乘大巴车顺利到达了咸宁赤壁,入住酒店。一切安排的都很妥当,办理完手续之后我立刻回到房间打开了微信的视频通话。我想第一时间让家里人知道,我平安到达了战场。

视频接通,我看到闺女那张小脸蛋,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都还没来得及报上平安,家里这个傻闺女一下子就哭的稀里哗啦。隔着屏幕,我突然有些束手无策。得知我要援鄂的这段日子,她都没有在我面前流过一滴眼泪,我实在没办法想象一个九岁的女孩是以怎样的意志力一直隐忍到现在。

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倾泻而出,我心疼,却也更加坚定了必须打赢这场战“疫”的决心。1500公里之外的家乡,我的“小棉袄”在等我回家。

王胤佳进入重症病房进行诊疗

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王胤佳

2020年2月12日

ICU的第一个白班

今天怀着激动的心情开始了赤壁市人民医院ICU的第一个白班。

徐溧婕护士长、何娅老师还有我都积极地、有条不紊地投入到救治患者的繁重工作中。ICU的正常工作状态,我就不一一述说了,在新冠肆虐,物资匮乏的情况下,赤壁市人民医院,还是集全院力量,把最好的物资准备给我们来支援的医务工作者,除了我们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全院职工和所有院领导为我们援鄂医疗队充分准备的各种物资外,赤壁市人民医院为我们准备的防护物资,对我们来说,无疑在内心深处又吃了一颗定心丸。

赤壁市人民医院ICU的穿脱流程非常好,非常严,非常细致,而且无论是穿还是脱防护服都有督导老师全程帮助大家。

汗水湿透了衣服

真的要感谢赤壁市人民医院,因为你们制定了近乎完美的穿脱防护服的严格流程,我们才得以安心的工作,我们有信心,这次援鄂抗击新冠的战役在我们两省的通力合作下一定能早日取得胜利!

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付婷

2020年2月12日

嘿!疫情过后,一起“过个早”啊

怀念,感恩豆皮,热干面,学校对面的小集市,旁边的2020网吧,附近的中百超市,夏日里的桂花飘香,暖冬里试验楼前草坪上晒太阳的你们,为了多睡一会边跑边吃早餐的你们,实验楼里被小白鼠吓得惊声尖叫的你们,站在讲台为我们讲课解惑的老师们,武大的樱花,江滩的烟花表演……十二年了,除了那个操场上奔跑打篮球的你(我老公),我以为我忘得差不多了,但当我知道武汉防控力度一日比一日加大,湖北疫情日益严重,我焦急万分,那些画面在我脑海里不停播放,竟如此清晰,原来我没有忘记,那片土地的某个地方有我们印上的青春岁月。已经习惯睡前、醒来第一件事查看疫情变化情况,多么希望每天都有好转,可事实总是不尽人意。在全国人民都为湖北,为武汉加油的同时,我们医院组织了志愿报名支援湖北医疗活动,我报名了。我想回到那片土地,想要做点什么,尽我的绵薄之力!那里有我的母校――湖北咸宁医学院,有我敬爱的老师,还有很多亲爱的同学。

十二年前同为湖北咸宁医学院校友的许静和爱人

我有幸被派往湖北咸宁赤壁支援,接到任务后我很激动,立即参与到医院组织的防护培训活动中,积极备战!这个时候很多朋友,同事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不停响起的电话,无数条微信,信息饱含了深切的关心与问候,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感谢!2020年2月12日,我站在了这片土地上准备战斗,待疫情过去,待春暖花开!嘿,那个谁,要不要一起“过个早”啊?

即将踏上征程的许静

(注释:“过个早”,武汉方言、口头语,武汉人把吃早点叫做“过早”,武汉人的一天就是从“过个早”到“宵个夜”。)

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许静

2020年2月12日

出征的意义就在于“敬佑生命,担当使命”

一场病毒的入侵,感觉整个世界都静默了。忽然很伤感,没有了菜市场的吆喝买卖,霓虹灯下穿梭的人群,高架桥上拥堵的车流,原来熙熙攘攘的世界是那么美好。这平淡、平凡美好一直都在,只是她凝聚成了全国人民为武汉加油呐喊和各地医疗队源源不断驰援湖北的大军。

今天我作为医疗队的一员,出征湖北,好友提出为我送行,我拒绝了,我害怕内心的强悍在她喋喋不休的叮咛中崩塌。我愿意为这份美好生活尽一份绵薄之力。

一路走来,随处都能听到大家的祝福、关心、关怀,除了感动还有温暖,各行各业都用自己的方式在表达自己的期盼和祝福,为此我更感同身受,几度哽咽,眼含泪水踏上征途。自古英雄无数,而我只是一粒渺小的尘埃,渺小的存在,我没有大家口中的伟大,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和责任。领导为我们送行的时候也泪目了,在他们心里我们就是一群孩子,这是他们对我们的爱、担忧、不舍和嘱托。我不愿辜负这份嘱托,我只是想要一起守护属于我们的国和家。

进入赤壁,看到有行人对我们招手欢迎,刚刚平复的心情,再度哽咽。我想这就是我此行的意义:敬佑生命、担当使命。

云南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昆明市中医医院护士 王琼梅

2020.2.12日 阴 庚子年正月十九

援鄂第9天,午夜零时,闹钟准时叫醒了酣睡如泥的我,醒来的那一刻感觉像被世界抛弃,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窗外一片漆黑,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

起床简单收拾一了下,精神饱满,已无半点疲惫,走出酒店大门,大巴已经在门口等候,那一刻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在凌晨的寒冷中,大巴司机依旧如此准时,走上大巴,很热情的和司机打了招呼,师傅也很热情,问我从哪里来,话语中竟是对我们的感激。十多分钟后,到达了方舱医院,看来我们都对环境熟悉的很快,已没有第一天的那种紧张和拘谨,气氛活跃了不少,大家依旧维持着进舱前的“仪式感”,相互加油打气。进舱后,一切都按部就班,交班完后,我们进行了巡视,患者都入睡了,寂静的夜晚,鼾声和呓语声此起彼伏,很难和他们是患者联系在一起,他们睡得那么甜,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美好,这个世界不曾有过病毒的侵袭。

凌晨四点20分,接到总台呼叫,可以到一楼为患者领取早上的早点了,我们的夜班从这个时候开始忙碌起来,大家分组行动,领早点,空气消毒,测量体温,氧饱和度……由于所有的事情都集中到一个时间点上,所以不得已加快了脚步,但穿上防护服以后,它就像枷锁一样束缚着我们,活动不便,呼吸不顺畅,整个人都是处在缺氧的环境中,但是要在短时间为我们区分管的317个患者逐一做好这些事情,大家已顾不上这么多,这个时候,我们队长沈老师,因为频繁到一楼负重领早点,又要分发还要和每个患者交流,由于缺氧,出现了头疼,恶心,欲吐等症状,但是沈老师还是坚持下来,忙完后,衣服已经被汗水沁湿。

忙碌的生活总让人充实,感染者康复出院仿佛代表着我们所有的功劳。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病毒有消灭的一天,拿下口罩,自由呼吸的这一天也将越来越近。

云南省援鄂医疗护理队队员 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 徐仙

都市时报一点关注 全媒体记者 伏秀丽 张萌 王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