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世纪的小卖部,每一件商品都有一段记忆,重庆仅此一家

0 Comments

春节假期,猝不及防地就这么延长了。

有人调侃道,这不是终于实现了我们多年前的愿望吗:有吃的有喝的,有WiFi,就待在家里,想干嘛就干嘛。

但真的如我们想象中的快乐到上天吗?

当然没有!

只是在家里待了不到一个星期,大家都被憋疯了,就连那些号称宅男宅女的人也变得不正常了。

有的人在朋友圈里玩起了复古的点名游戏,被点到的人要发自己高中时候的2张照片,然后点10个好友来接力。

如果你被点到了,却没有遵守游戏规则,来年必挂科!必单身!必穷!

这样的游戏在我看来实在是太幼稚,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收拾一下屋子,这下我却有了新的发现,原来家里藏着这么多的老物件。

看着这些陈旧的色彩,就想起我在春节前去了一趟三峡博物馆,发现的这个独特的小卖部。

在小卖部正前方立有两个玻璃柜,上面放着一个台秤。

依稀还记得,每次过年的时候,都要去小卖部买一些辣条零食。

我们几姊妹,有人出五角,有人拿1块,凑出几块钱,浩浩荡荡地踏进小卖部。

大姐先开口:“称点儿麻辣也!”

老板立马扯下一个黑色塑料袋,反向套在手上,在辣条袋子里随手一抓,再就放到秤上,马上就能算出价钱。

我们拎着这个不好看的塑料袋子,赶紧跑到河边的草坪上,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大快朵颐起来。

还是回到正题,玻璃柜里面的东西,大多我都认识,但只能停留在认识的程度。

像左边的那些军绿色衣服、白色手套和草鞋,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买它的人都做的是什么职业,我一概不知。

唯有那双解放鞋,我还算有点印象。

老家的地,冬天种的是菜头,夏天种的是苞谷,整个的苞谷比不上苞谷粒的价格,所以家家户户都会在地坝上面抹苞谷。

解放鞋可是抹苞谷的利器,将长板凳倒放在地上,解放鞋倒插在板凳脚上,拿着苞谷往解放鞋的鞋底上抹,苞谷粒很轻松就分离开来了。

右边的玻璃柜里多是一些生活日用品,这个蜀都肥皂、重庆肥皂虽然我完全没见过,却觉得非常有历史意义。

比起现在市面上的雕牌、汰渍、立白等品牌的肥皂,用城市命名的肥皂反而更有味道!

旁边的金属手电筒也只在爷爷家见过,电筒的周身是密密麻麻的竖条纹,重量也是非比寻常的,在我的印象里,至少有1斤重,小时候得用两只手才拿得起来。

这个中华牌铅笔可以说是最熟悉的了,墨绿色的包装,带着木头的香味,使用的时候需要用刀削一下,稍微富裕一点的家庭则会专门买一个削笔刀。

直到现在,许多小学生还依然在使用这款铅笔。

说到了铅笔,当然也要说一下钢笔和墨水了,我相信有很多人与我一样,人生中的第一支钢笔都是英雄牌的吧!

而这几种墨水我却十分陌生,除了最经典的红岩墨水,旁边的山城、华生、渝江都没见过。

在玻璃柜的后边是一个大型的货架,上下一共三层,摆放的是一些大件的商品。

最左侧是各式各样的缝纫机,现在看来,那个家家户户都有缝纫机的时代,也太让人羡慕了。

中间的货架上摆放着煤油灯、水壶、收音机、菊花饼干和打字机,最吸引我视线的还是最外侧的货架。

搪瓷盆、茶瓶和木制摆钟,这三样可以说是结婚必备的了。

搪瓷盆的颜色大多以红白为主,只要磕到碰到,不仅会产生刺耳的声音,搪瓷本身也极易损坏,用久了还会生锈,所以逐渐被取代了。

茶瓶就是一个大型的保温杯,在那个没有饮水机和电水壶的时代,茶瓶也是居家必备。

因为茶瓶里面有一个真空内内胆,减少了与空气的接触,所以保温性能较好。

悄悄告诉你们,我小时候是没有见过这种木制的摆钟的,我家没有,听大人说,有钱人家才有这种东西。

宅在家里的你不妨也找找家里的老物件,看看有没有上面提到的这几样。